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

时间:2016-07-28 17:17 | 来源:网络整理 | 点击:

核心提示: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(简称“航天科工”)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特大型高科技企业,拥有6个研究院、1个科研生产基地、控股6家上市公司、共计600余户企事业单位,


  5月4日,中央电视台《焦点访谈》五一特别节目《师徒》讲述了几代航天青年矢志不渝、薪火相传延续至今的报国故事。

  原文如下:

  《焦点访谈》五一特别节目《师徒》——四代同堂

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



 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。自五四以来,中国青年为民族复兴、国家富强做出了巨大贡献。今天,我们就为大家讲述一个几代青年矢志不渝、薪火相传延续至今的报国故事。

  1965年,一位外国记者向中国外长陈毅元帅发问:“中国打下美制u2高空侦察机,用的是什么武器?”陈毅元帅高举双手在空中一挥,回答道:“我们是用竹竿把它捅下来的!”许多年后人们才知道,陈毅元帅口中这根大竹竿,其实就是中国刚刚仿制成功的红旗一号地空导弹。红旗导弹,从仿制到独创,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产品系列。打造这块守护中华的烈焰神盾,离不开持续几十年的科技攻关,也离不开一代代技术工人的艰苦努力。今天我们就带大家去认识这些扬红旗、铸金盾的中国工人。

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


  曹彦生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283厂的一名工人,正在靶场参与飞蜢3000导弹的安装,11年来,他一直在为导弹生产零部件,但亲眼看到导弹发射,还是第一次。

  那是一次震撼人心的经历,看到一个个自己生产的零件,组合成威力惊人的利器,在发射成功的那一刻,曹彦生明白了师傅为什么总是强调产品质量:“我们干的是航天产品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这种责任感不是说每天喊多少的口号,它是靠一代一代的这种传承。”


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



  师傅马景来,1953年出生;徒弟曹彦生,1984年出生,两人年龄差距31岁。

  曹彦生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,11年前,在山西某技校上学的他参加了全国第一届数控大赛。也就是在那次比赛中,他引起了大赛评委马景来的注意。技校毕业后,他被幸运地分配到283厂,刚刚进厂,就成为马景来的徒弟。马景来早就相中了这个苗子:“这种技术要传承要有一些优秀骨干分子,这种东西我觉得很有必要,也是师傅要认可这个徒弟。”


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



  1971年,当时不满17岁的马景来这里参加工作,开始了3年的学徒生活。因为要采取“偷学艺”的方法,师傅不愿意把真正的绝活传授给他,他感到很痛苦。后来,当上师傅的马景来手把手地教自己的徒弟。

  铝合金薄壁舱体加工是马景来的绝活儿,他加工的精度能达到一丝,也就是0.01毫米。从基本的站姿、装卡,到自己的绝技绝活儿,马景来手把手地教曹彦生。马景来说:“我觉得不像过去所说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即使你不讲人家也会摸索的,反而我觉得这种保守倒没有任何好处,只能说师傅没有这种眼光。”

  曹彦生说:“工作上面要求很严格,生活上像我父亲一样,对我们比较关心。像我称呼我的师傅就是师傅师娘,逢年过节我要去看一看,就是长辈。”

  这亲如父子的师徒二人,在刚结为师徒的时候,也经过了磨合。曹彦生说:“其实一开始也是跟师傅这种,师傅的不认可,因为师傅也觉得我们是全国大赛过来的,带了一种学生气息,带了一种对自己没有经过,就是刚从学校出来觉得自己很厉害的,就这种。”

  刚到厂里的时候,曹彦生分到一台老设备,不仅设备老,师傅分配的活也简单单调,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简单单调的工作,就是飞平面。飞平面也就是把生产使用的基础件的几个面铣平。曹彦生说:“头3年飞平面的时候,我飞得特别郁闷,就每天飞面,那鞋里面那脚冷却泡水,脚里面每天湿,任务也比较忙,设备不先进,生产效率比较低。”

  当时,马景来要求徒弟每次编完程序后要检查、做工作记录。曹彦生觉得师傅唠叨,自己技术这么高,编个程序还能有错?所以师傅不注意的时候会偷懒。

  在一次生产过程中,输完程序后,曹彦生没有按照师傅的要求进行检查。结果,因为输错一个负号,方向反了,高速旋转的刀具直接切到工作台上面,在工作台上旋出了碗口大小的刀痕。当年被他铣坏的那块工作台,现在还在继续使用。这烙印,时时提醒着曹彦生。

  曹彦生当时吓呆了,他说:“如果刀具要飞出来它就是一个严重的事故,刀具的每分钟线速度2000多米,如果出来以后跟子弹的速度都差不多。师傅教了我很多规律,我的手没有离开那个操作面板,当听的时候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我把它停下来了,就那么零点几毫米就咂了一个大坑,师傅说让我时刻关注那个操作面板,我要是没有关注,那绝对比这个事故要大。”

  接到小组长报告的马景来立刻赶了过来。心有余悸的曹彦生还清楚地记得,那是性格温和的马师傅第一次对自己发火。

  这次惊险的事故,让曹彦生对师傅的教导有了新的认识。他说:“以后我就做事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,师傅教我的,我必须这么做。”

  当时生产任务繁重,曹彦生几乎每天都要加班,早上8点钟来,晚上11点才能走,有时候还要干通宵,再加上钱少,没有施展的空间,这让曹彦生有点受不了了。

  曹彦生的苦闷,马景来也觉察到了,他在马景来郁闷的时候找他谈话,希望他摆正心态,有螺丝钉精神。

  当时已经是年过半百的马景来,依然是不分昼夜地和徒弟们一起加班,赶工。曹彦生说,他从师傅身上学到了好的工作作风:“这种加班,其实也是磨炼一种意志。我飞明白了。那我飞出来,我把我的知识,别人没积攒的我积攒了,别人没领悟的我领悟了,技术上面领悟了,做人精神上面领悟了,真的,我得到了,应该是说得到了锻炼,不浮躁了。”

  3年后,曹彦生很快成为车间的顶梁柱,全国技术能手,并且成为北京市数控大赛的金牌教练。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